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恐怖鬼故事 > 正文

一个看到最后非常恐怖的鬼故事

作者:鬼故事之家发布时间:2020-07-05 09:26分类:恐怖鬼故事浏览:145评论:0


导读:一个看到最后非常恐怖的鬼故事,希望大家喜欢。生活节俭是对的,富裕日子要穷着过嘛。但是像老汪头这样的吝啬鬼就说不过去了,他不仅自己小心眼儿的过分,对别人也吝啬。有次某地发洪水,邻居们...

一个看到最后非常恐怖的鬼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生活节俭是对的,富裕日子要穷着过嘛。


但是像老汪头这样的吝啬鬼就说不过去了,他不仅自己小心眼儿的过分,对别人也吝啬。有次某地发洪水,邻居们捐了不少钱,还有捐物品的。老汪头一分钱没拿,最后躲不过了把家里的抹布捐了出去。人家就问“你捐这破玩意能有什么用?”


老汪头说道:“这宝贝别小看它,能当毛巾使唤,攒多了还能当被子用。”


气得人家募捐的工作人员把抹布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老汪头不顾垃圾桶脏又捡回了抹布,还哭着埋怨人家:“糟蹋宝贝啊!你不要给我拿回来啊。买布得花多少钱?”


老汪头一家都小心眼儿,他们从不参加别人的婚礼,很怕随份子。也从不参加熟人家办的葬礼,为的是不花钱买花圈。他还有个爱好,就是收集别人扔掉的罐头瓶,有些是拿来卖钱的,还有些是给家里当牙缸和饭盒用的,洗脸也用它。此外,买来的大米白面也要放进去。


有一次,老汪头的一颗牙坏了。疼得实在受不了就去找牙医拔牙。牙医说先消炎以后不疼了才能拔牙,拔牙的时候得打点麻药。老汪头一听,惊讶道:“什么?还得用消炎药和麻药,那得用多少钱?不用这些东西,你直接给我拔牙!”


牙医敢给拔吗?怕出人命,就没答应老汪头。


老汪头心想:你不给我拔才好呢!我自己拔,能省下了拔牙的钱。


他在家里找了个铁钳子让儿子汪富贵帮自己拔。儿子汪富贵也小心眼儿,舍不得买消毒的东西,只拿来一罐头瓶白酒消毒。老汪头骂道:“你干什么?这得用多少白酒?那得花多少钱?”


汪富贵又用盐来消毒。


老汪头又大骂:“小兔崽子你家卖盐的是吧?那盐得花多少钱?这罐头瓶盐是炒菜用的,能用十年哩。赶紧给我放回去。我不用你拔了,我自己来。”


汪富贵没敢同意,握着铁钳子不撒手。老汪头就抓住他手里的铁钳子拔自己的坏牙,只听到“嘎巴”一声,一颗大牙掉在了地上。


老汪头乐道:“省了看牙医的钱,这颗牙留着,你们谁牙掉了就用它当假牙…呀…他妈的,拔错了,把好牙拔下来了!”


因为铁钳子没经过消毒,老汪头口腔感染了,再加上硬拔牙疼得太厉害,没过两天老汪头竟然拔牙拔死了。临死前叮嘱儿子汪富贵:“我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我自己的,你们不准动。你们自己也必须省点钱花,不准买洗脸盆买牙缸,要继续使用罐头瓶。但不准买罐头!还有,不准买墓地,我的骨灰就放在我自己的屋子里。不准买骨灰盒!不准办丧事,我死那天更不准摔盆子。”


这二百五已经都不会说人话了。


汪富贵问道:“爹说得是!但是您走了,不用骨灰盒不行,那骨灰放哪里?”


老汪头忍着疼痛呵斥道:“笨蛋,买骨灰盒那得花多少钱?你想想别的办法!”


这事情要是换一家谁能听他的?但是汪富贵也很吝啬。他爹出殡那天,没有亲朋好友送行的队伍,因为怕花钱请人家吃饭;没有摔盆子没有鼓乐队,因为怕花钱;只买了三张冥币,因为怕花钱;这些还能理解,但最可怕的是真就没给老汪头买骨灰盒!


火化厂的工作人员把老汪头的骨灰递出来时,没见到骨灰盒,却看见汪富贵拿出个特别的东西装骨灰。人家误认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再瞅还是那么个破玩意,问道:“大哥,你这骨灰盒呢?”


汪富贵说道:“骨灰盒得花多少钱?我爹临死前让我用其他东西代替。”


火化厂的工作人员见了那么多死人,本不拿死人当回事儿。此刻却哭道:“真他妈活见鬼了!”


因为没墓地,老汪头的骨灰被放在家里的桌子上。为了省钱,遗像不是照片,而是汪富贵自己用铅笔画在硬纸壳上的。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要到清明节了,汪富贵突然头疼。他听姑姑告诫:“你爹走得太寒酸,你怎么能不给烧点钱呢?你头疼是因为他的鬼魂再折磨你,赶快烧点钱吧!”


汪富贵觉得有理,买了几张冥币在他爹的“遗像”面前烧了起来,可是第二天还头疼。于是,汪富贵买了一捆冥币烧给他爹,还头疼。他准备买两捆烧去,头疼得更厉害了。


半夜里,屋子没有开灯。外面的月光照了进来。汪富贵跪在他爹的“遗像”前哀求保佑自己。


忽然,一个影子映在了墙上,却看不到有其他人。这影子彷佛是他爹的身影,影子的嘴一张一合:“兔崽子!谁让你买冥币的?那得花多少钱?以后别买了,上坟地偷别人烧剩下的,多偷点,都给我烧来!”


汪富贵这才明白为什么头疼,打那天起再没花钱给他爹烧冥币。


但是他爹的鬼魂还纠缠着他们一家。


有一次,他儿子买来一串冰棍,刚舔了一口,树上就掉下个马蜂窝。吓得他儿子扔掉冰棍跳进了水里,差点没淹死。不远处有个小伙伴儿,听到一个老头的声音围绕着树干:小崽子淹死你才好呢!我们家的家业早晚得摆在你手里!还买冰棍,那得花多少钱?


某天,汪富贵媳妇把老汪头屋子的门锁打开了,偷来两双袜子。等她上街时感觉有双手按住自己,她就那么站住街道中央,结果被一辆汽车活活轧死了。老汪头的鬼魂对着尸体说:“敢拿我屋子里的东西,那两双袜子得花多少钱?”


汪富贵想起件事情,姑姑汪白还欠她两块钱。汪白说我手里没两块零钱,这么的吧,我拿三两猪肉馅,亲自给你包包子吃。


汪富贵怕自己再搭上别的东西,干脆把油盐酱醋和白面藏好,躲屋子里不出来。


等出来时发现热腾腾的包子已经放在了桌子上,毕竟很长时间没吃肉了。汪富贵和儿子把包子吃了个精光,他还对儿子说:“快谢谢你姑奶!人家亲自给你包的包子,不仅还了两块钱的肉,还买了盐,买了面。”


哪知道汪富贵的姑姑笑着说:“肉是我家上家剩下来的不错,但我就带来的一把白面,不够包包子。再说我就欠你两块钱,买面得花多少钱?我看你爹那屋子里的桌子上有个罐头瓶,那不就是白面。都反潮起疙瘩了,有的一片一片的,我用擀面杖擀了半天,这才擀碎。不过这面年头多了,得掺进我带来的一把白面,要不然不好和面啊!”


汪富贵听后哇哇大哭:“姑姑啊!我爹屋里罐头瓶装的不是白面,是我爹的骨灰!”


标签:恐怖鬼故事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