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
鬼故事_民间鬼故事大全_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碟仙鬼语

作者:鬼故事之家 发布时间:2021-12-03 分类:校园鬼故事 浏览:251 评论:0


导读:校园鬼故事《碟仙鬼语》讲述了碟仙鬼语“碟仙碟仙请临坛……”“碟仙碟仙请临坛……”“碟仙碟仙请临坛……”暗淡的烛焰随风摇曳,照亮了四张紧张而兴奋的脸。眼前的桌上倒放着一张白色碟子,...

校园鬼故事《碟仙鬼语》讲述了碟仙鬼语“碟仙碟仙请临坛……”“碟仙碟仙请临坛……”“碟仙碟仙请临坛……”暗淡的烛焰随风摇曳,照亮了四张紧张而兴奋的脸。眼前的桌上倒放着一张白色碟子,上面用朱笔画出了一道箭头,碟子下面是一张白纸,上面,鬼段子分享: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新墓,她在墓碑前站了很久,一阵凉风袭来,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头,她吓得回头看去,附近没人,她的头刚转回来,又感觉到那人站在了她的背后,她不敢再看,就这么一直站着。临走前,她对着墓碑说:谢谢你陪我站了这么久,你还是那么好,我都有些后悔杀你了。鬼故事之家您看懂了吗?阅读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碟仙鬼语

“碟仙碟仙请临坛……”

“碟仙碟仙请临坛……”

“碟仙碟仙请临坛……”

暗淡的烛焰随风摇曳,照亮了四张紧张而兴奋的脸。眼前的桌上倒放着一张白色碟子,上面用朱笔画出了一道箭头,碟子下面是一张白纸,上面写满了诸如“生”“死”“是”“否”“好”“坏”等常用字以及壹贰叁肆等大写数字汉字。

我们四人围在碟子四周,各自伸出食指,悬在碟子上方,小声齐念着“碟仙碟仙请临坛”,我微微感觉到舍友的声音都发着颤。

大概喊了有四百声左右,碟子突然转了起来。大家见状都很兴奋,原来我们只是觉得好玩想试一试,没料到真的成功了!我们四人互相看了看,满脸的惊讶与兴奋。

“请问是有碟仙降临了吗?”明豪咽了口唾沫,首先发问。

只见碟子缓缓转着,最后停在“是”字上。

“碟仙,我们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碟子又转动起来,停在“可”字上。

“碟仙,我的名字叫什么?”我左面的刘浩颤着声问。

碟子奇异的转动起来,先是指向“刘”字,停了几秒后,又开始转动指向了“浩”。

“哇,真的很灵耶。”小S兴奋地说。大家看到这么灵,立刻七嘴八舌问起问起来。

也许是同时问的人太多,碟子一开始没有反应,后来便慢慢转到“序”字上,大概是提醒我们按顺序来、

大家见状,连忙收嘴,对视急眼后,小s抢先又问起来:“碟仙,我昨天的考试会及格吗?”

“会”。

“耶!”小S轻声叫到,眼角完成了月牙,开心的不得了。

“碟仙碟仙,后天会有太阳吗?”明豪问。

碟子缓缓转动了一会,像是在占卜或者思索,一会后,碟子上的箭头指向了“否”字。

“你这问的什么奇怪的问题啊?不过后天没有太阳,大概会下雨吧?我记得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没有雨啊,看来后天要准备一下,正好可以和女生打一把伞,想想都开心!”小S心情大好,咧着嘴打诨。

“碟仙碟仙,我以后会考上大学吗?”宿舍中学习最差的刘浩问,他是班级内的后几名,一直为考大学而努力。

“否”。

刘浩丧气的低下头

“那我们呢,我们中谁可以考上大学吗?”明豪问。

“无”。

“呵呵?”明豪的学习一直很好,向来都是班中的前五名,他显然不相信自己考不上大学的结果。

“碟仙碟仙,我们四人连任何大学都考不上吗?即使是专科大学?”小S不甘心的问,他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是”。

“鬼话!”明豪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时碟仙像是生气了,开始自己转动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几乎都要飞出那张白纸的范围。

“碟仙碟仙请别生气,我们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质疑您的意思。”我连忙开口道歉,碟子转动的速度这才开始慢下来。

“碟仙碟仙,我们为什么考不上大学”明豪又问。

“废话,考不上大学出了成绩不够还能有什么!”小s丧着脸,没好气的说。

谁知这是碟子突然转头,指向了“否”

大家面面相觑,如果不是因为成绩,那有是什么原因,会导致我们四人都考不上大学呢?

“碟仙碟仙,我们为什么考不上大学?”刘浩问。

碟子开始转动,停停断断的,最后竟指向了“死”字。

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考不上大学的原因,难道是因为我们都会在高考前死去,根本没有机会考大学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会在高考前死掉?”明豪声音颤抖着,问。

“是”。这回碟仙到很干脆。

“一定是骗人的!碟仙你是神是鬼?!”明豪又接着问道。

“鬼”。碟子快速的指向“鬼”字。

“鬼?!呵,果然没错,你这么不靠谱,想必也不会真的是仙?”明豪像是完全忘了不可以打探碟仙信息的禁忌,张嘴便问,我甚至来不及阻止。

碟子开始颤抖起来,它猛地开始转动的,最后停在“死”字上。

空气似乎在此刻凝固了,大家沉默着,及心中既怪罪明豪的多言,又开始盼望真的如名号所言,这种碟仙并不靠谱,这是满嘴鬼话罢了。

谁知这时,明豪突然把手指一缩,碟仙立刻转动起来,那血红的箭头竟然透过白纸上字的缝隙指向他,停了一秒后,指向“死”字。

接着,他又分别指向小S、刘浩和我,依次停留了两秒、五秒、六秒后,指向了“死”字。

大家面色一片死灰,这时碟子旁边那一只蜡烛忽然熄灭了,宿舍中一片黑暗,明豪惊叫一声,随后我听到了碟子打碎在地的声音。“哗啦”的脆响在浓重的夜里回荡……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又都不敢继续在这个宿舍中继续睡觉,便纷纷跑到与自己相熟的另外的宿舍中,心惊胆战的迷糊过去。

天亮后,我们四人来到我们的宿舍,发现那张原本应该是打碎的碟子现在竟完好无损的摆在桌上,血红色的箭头如一道血刃,直直的指向“死”字。

“昨晚到底怎么回事?太诡异了吧?我们真的会死吗?”小S幽幽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还有,昨天晚上蜡烛熄灭时这个碟子不是被明豪给打碎了,现在怎么又好了?而且还指向”死”字?”刘浩满脸惊恐的说。

明豪面无表情,我们却可以看出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要知道,昨晚碟仙指他死亡时只指了一秒左右,比我们的都短,而在联想起昨晚他的问题最多也最尖锐,恐怕……

“我认识一个道士,挺准的,你们帮我请一天假,我去看看去。”明豪强作镇定,说完就转身出门去,剩我们在一起面面相觑。那一夜,如果碟仙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太恐怖了!!

这一天我们都没有认真上课,都在盼望着明豪的消息。结果一直到了傍晚,也不见明豪回来。我们三人聚在一起,再次讨论着昨晚的事。

正说着,小s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瞥了一眼,随手接起接起放在耳边,谁知刚接通,小s的脸色便突变。他一面听着电话,一面惊恐地看向我们。我们正奇怪,便见小s握手机的手渐渐松开,任他心爱的手机砸落在地上。

“怎么了?谁的电话啊?”我奇怪的问。

“是…是威国(我们对面宿舍的同学)……”

“威国?他说什么?!”我们齐声叫到。

“他……他说…明豪死了……”

“死啦!?怎么回事?!他不是去找到道士去了么!?”

“我也不清楚,威国说……他刚才请假回宿舍…看到明豪…倒在门口,头撞在门框底部一个突出的钉子上……地上散落了一些衣服…行装,看样子他像是打算出远门……,结果……发生了意外……威国已经报警了……”

大家都不说话,沉默着。刘浩被碟仙指了一秒,就死在了第一天…如果照这样看来,就连被指时间最长的我……也不过还有六天的时间……

“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刘浩吼着,脸庞因恐惧而扭曲。

“对,我们现在就走,至少不能在学校里待了。现在到街上找一个道士来,不管有没有用,至少先试试!”小S有些病急乱投医,在街上随处可见的算命道士,大多都是骗子,真的高人很少有到街头摆摊的。

可是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唯一认识一个靠谱的道士的明豪已经死在了宿舍里。

“走!”我沉吟了一下,也决定出去碰一下运气。

来到街上,逛了好久也没看到所谓的道士,我们正打算到远一点的地方去看看时,小s的手机忽然又响了。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快速接起,一会后,面露喜色。

“刚才威国打电话来说,警察到学校来勘察明豪的死因,结果在他身上摸到了一张纸条,上面有一个署名为王道长的人的电话。那个勘察的警察是威国的叔叔,所以威国才看到这张纸条,他想起昨天晚上我到他宿舍睡觉时和他讲的我们的事情,觉得肯能会对我们有帮助,就把电话号码悄悄记下来了。”

“太好了,赶紧给那个道士打电话”刘浩欣喜若狂。

小S点点头,低头拨弄起手机,过了一会,他说:“威国给我发过来了,我们现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再打给那个道士。”

我们点头,找到了一个僻静的小胡同,小S给道士拨去电话,接通后,他和那个道士诉说我我们的事情。

过了一会,小S挂断电话,说,道长约我们见一下面,地点在学校旁的饭店。

“行,快走吧。”刘浩急不可耐的催促着,拉起我和小S跑起来。

到了那里,远远就看见以为须发皆白的老者,站在饭店门口。我们跑去过,一问,果然是电话那头的王道士。

在饭店的包间里,我们又和王道长叙述一遍事情的经过,还把明豪的死说了出来。王道长听完后,皱着眉头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明豪……”良久,王道长捋着胡须,刚吐出几个字,便又陷入沉默。

我们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刘浩有些着急:“道长,你先想想办法救救我们吧,明豪已经死了,接下来就到我们了!”

王道长又沉吟了良久,说:“这样,先带我去你们宿舍看一看去。”

“这……”我们都有些犹豫,不太想再去踏入那间屋子。

“没关系,如果按照你们推测的话,那只碟仙下次出来害人要在明天,更何况现在有我在!”王道长又说。

我们闻言,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带王道长进入了学校。到了学校之后,发现宿舍楼已经围了警戒线,只不过没有警察看守,我们四人便偷偷溜进了宿舍楼里。

王道长首先迈步进入我们所住的宿舍,我们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生怕一不小心随了明豪的后尘。

进入后,我们这才发现桌子上原本召唤碟仙的工具已经不见了,只有几滴蜡油还留在上面,证明着昨天晚上的诡异事件。

“你们说,明豪今天不是去找道长了吗?他怎么会又返回宿舍收拾行李呢?”小S突然问。

“是呀!!”经他这么一说,我们这才想起事情的不对劲。

王道长也摇头:“明豪这人我是认识,可他最近根本没有联系我。”

“您是怎么认识他的啊?”我面色凝重,心中的疑团更加扑朔。

“那是半年前吧,他突然中了邪,像是被邪物附了身,是他父母将他带来的,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那附身的邪祟驱走,最后我还给了他一枚护身符,他属阴性体质,身体有弱,很容易被邪物招惹……”王道长说着说着,忽然停顿,沉思起来。

“难道,明豪有什么问题……”就连最麻木的刘浩此时也觉得不太对劲。

“记没记的,大概在半年前,明豪因病请了半月的假?当时学校都在传他被鬼附身,这点他本来极力否认,但现在依道长所说来看,是真的了。而且道长说他给了明豪一枚附身符,我们也从来没见他带过……”我低声说道。

“你的意思是,明豪半年前的那次被鬼附身,道长可能并没有完全将鬼驱除,而只是逼它暗中隐藏在明豪体内,待他离开王道长后,就有重新控制明豪?”思维较活跃的小S说。

“不会,那次我可以确认已将明豪体内的邪祟驱除,只是……”王道长说道一半又沉默起来……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昨晚的事件越来越诡异迷离。

“你们知道,明豪半年前的那次被鬼附身,是因为什么吗?”王道长出声,打破寂静。

“当时传言,好像也是碟仙游戏导致得吧?”刘浩摸着脑袋,不确定的说。

“是了,当时驱鬼后,我便感觉明豪身体还有一些阴气,虽然怀疑,但当时明豪神志已经清醒,并极力抗拒让我进行深入的检查,再加上那些阴气并不重,不可能是邪物附身时散发的,我也没有坚持让他继续留在我这里观察,只是给了他一枚符文,并把我的电话给了他,让他有事情给我打电话。现在看来,应该是当时附他身体的那只碟仙,修有一些暗中控制神志的邪术,在临走前施在了明豪身上,给他留下一些精神暗示……”王道长恍然大悟。

“怎么?”刘浩没有听明白。

“也就是说,这次碟仙游戏,也是明豪故意的?为了重新唤出那只碟仙?”我说。

“很可能是!!怪不得,昨天晚上明豪非拉着我们玩碟仙,并且最后还突然询问碟仙那些奇怪的问题,这很可能是一些暗号之类的东西!”小S愤怒的说。

“明豪应该不知道自己被施以邪术,那天晚上,应该是是碟仙当初定的时间,在这一天它所有的邪术完全发作,直接暂时控制了明豪的身体……”王道长沉吟。

“可是,为什么明豪又会被发现死在宿舍里呢?”刘浩又问。

“应该是,今天碟仙的邪术失效,明豪重新恢复了神志,他记起自己昨晚所做的一切,怕死的同时,又怕事情暴露被你们找麻烦,故此想先逃跑,再来找我救命。”王道长叹了口气,继续说:“可他万万没有,在他重新踏入这间宿舍时,那只碟仙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藏在昨晚你们用的碟子里,看到明豪回来后,便杀死了他,吸取他的阳气以壮大自己,而且,明豪之所以清醒后还敢再次返回,很可能也是那只邪恶碟仙搞的鬼。”

我们听后,顿时觉得一股凉气涌上后脑……

这时,忽然一阵电话铃声打破宿舍的宁静,我们循声望去,发现是王道长的手机响了。他皱了一下眉,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转身出了宿舍,到外面打起了电话。而我们见状,也没有好意思继续跟着,只得留在宿舍里,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起,生怕突然出现一只恶鬼来取我们的性命。

过了好一会,王道长才推门进入,而他推门的声音更是把胆小的小S吓得惊叫出来。

“刚才是我的徒弟,他待会会过来和我们一起想办法,顺便将我的一些工具带来。”王道长轻轻说。

我们一听待会还有一个道士来帮忙,虽然只是一个还没有出师的半吊子道士,却也让我们又安心了许多。

大概15分钟后,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背着大包走了进来,他把门关上后重重的将包放在地上,喘了口气说:“师傅,你要的东西我都带来了,这一路上,可累死我了。”男子的声音很尖细,配上他两只小眼加上不高的身高,活脱脱一只老鼠的样子。

王道长看了一眼男子,点点头说:“嗯,辛苦你了李越,主要我这是在脱不开身,碰到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怎么了师傅?要我帮忙吗?”那名叫做李越的男子说道。

“是这样的,你记没记的半年前……”王道长把事情从头到尾向他叙说了一遍,从他们的谈话中可以听出,似乎半年前明豪第一次被鬼附身来请王道长是李越也在旁边。

王道长把我们所有的推论全部说给了李越,李越在一旁听着,时不时点头。我想着这两天发生地所有的事情,不知不觉走了神,这时刘浩突然推了我一下,示意我看李越。

“怎么了?”我问。

“这大热天的,那个长相猥琐的男子还穿了一件那么厚的黑色外套,也不嫌热。”刘浩撇撇嘴,悄声说。

“你管人家干嘛,真正的高人都与众不同,你懂什么,是吧隆泰(我的名字)”小S低声反驳了刘浩一句,显然不太满意刘浩的话。

我听见小s扯到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低下头继续思索。

过了一会,我发现王道长和李越已经说完话了。李越开始低头在他带来的包里翻找东西,王道长则和我们说:“因为这只碟仙十分邪恶,我们谁也不敢保证它是否真的会按照规律杀人,为了以防起见,今晚我与李越就和你们一起。”

“您的意思是,今晚,我们要留在这个宿舍里?”刘浩听出不太对劲。

“是的,这样一来我们既可以保护你们,又可以迷惑那只碟仙,如果它今晚真的出现想偷袭你们的话,正好撞在我们枪口上,我已经在这布置好了阵法,只等它入瓮了。”李越突然插话,尖细的声音让我们很不舒服。

我们都没有说话,虽然知道有二位道长保护,也心中也都有一丝担心。整个宿舍又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王道长背着手看向窗外,我们三人靠在一边各自想着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一切,唯有李越一人在忙着布置各种各样的符号,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一旁的王道士时不时转头看他一眼,像是担心他出错。显然,接下来的事情,就算是王道长也没有绝对的把握。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流逝,天色已经全黑,王道长和李越此时已经藏了起来,他们在自己身上贴了一张阴符,以便于隐藏自己的气息。

整个宿舍明面上只有我与刘浩小S三人,躺在床上假装睡觉。可在这种情况下,又有谁能睡着?我们都半眯着眼,时刻提防着可能会有的危险。

不知过了多久,我隐约听到了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逐渐接近。

“咦?鬼不是没有脚步声吗?”我心中疑惑,却没有出声,只是更加警惕起来。

“吱呀~”宿舍门被推开,从外面进来一道人影,接着走廊外面微弱的长明灯的光亮,我因为认出,那竟然是已经死去的明豪!!

我第一时间便想要跳起来,可是我忽然记起与王道长他们约定的,今晚不管发生了什么,我们都不能轻举妄动,一切交由王道长与李越二人处理。

我隐约看到刘浩与小S也都抽动了一下,大概感到非常震惊,却又记得王道长的话没敢动惮。

明豪转身轻轻把门关上,然后环顾了四周,发现我们在睡觉后,便蹑手蹑脚的来到他自己的床铺前,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上床躺下睡了起来。

这时我的心中也是乱成一片,死去的明豪重新出现,却又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睡觉,甚至没有一点不寻常的举动,也许这才是最大的不寻常。

又过了很久,我们大概在三点左右吧,因为我听见刘浩的机械手表微微响了三声。室内突然刮起了一阵莫名的风,我赶紧自己全身的汗毛一瞬间立起,来了吗?!

空中隐约传来尖锐的嚎叫,外面惨白的月光突然亮了许多,打在光滑的地面上,像是一面模糊的镜子,扭曲着反射来的光线。我看向地面,果然,哪里映射着一道诡异扭曲的人影,而它赫然转头看向刘浩!!

我看到地面反射的那道鬼影闪现一般瞬间便来到刘浩的床前,只是当我抬头看向刘浩时,却发现他的床前并没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可我一低头,却赫然看见那鬼影正低头,朝刘浩探去!!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正当我要尖叫时,突然听见王道长的声音突然想起,他怒喝一声,手握一柄木剑,一个箭步自宿舍卫生间的门后跳起,刺向刘浩床前的空气中。我低头看向地面反射的影像,发现鬼影像早有预料般,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扭转身子躲开那一剑,在室内又掀起了一股恶风。

刘浩就算再傻也明白刚才肯定有什么东西想要害他,他惊叫一声从床上跳起,连滚带爬的来到王道长身后。我和小S此时也赶紧起身,跑到王道长身后以寻求保护。

“桀桀!!”空中传来一阵尖锐的笑声,一个面色狰狞的恶鬼突然浮现在空中。

这时李越也从暗中出现,手握一柄木剑站在王道长侧后方,背对着我们,与王道长一起面对着哪恶鬼。

“孽畜,当年一时心善,没有将你打的魂飞魄散,原本想留下善缘,却没料到竟种下今日的恶果!”王道长怒斥。

“桀桀!当初坏我好事,现在又来捣乱!今夜,便是你的葬身之日了!”恶鬼狞笑,暗淡的月光下,它惨白的眼珠一凸一凸的随着笑声摇晃,狰狞可怖!

王道长没有继续说什么,他右手执剑,左手结成剑指轻抚剑身,随着他一声轻喝,那柄木剑便发出金色剑光。王道长目视那恶鬼,右臂发力,木剑斜着挥向恶鬼,而他左手并没有动作,依旧虚按在剑身上,随着木剑的滑动,左手拂过了整个剑身,顿时整个木剑金光大盛,借着剑势,一道金色光波冲向恶鬼。

恶鬼轻蔑了笑了一声,却没有移动,任剑光斩向自己。“砰”的一声闷响,剑光撞到了恶鬼身上,顿时那里金光闪耀,照亮了整个室内。

“就这样结束了?”我们心中疑惑,这也太简单了吧?

金光很快散去,那恶鬼已不见了身影。

“王道长果然……”刘浩见状,欣喜的喊出了,谁知话刚说了一半,便觉身后一道强风扑来,他下意识的向一旁闪去,几乎就在一瞬间,一只腐烂爪子从半空伸出,恶狠狠的抓在刘浩原来的位置。

“李越,开启阵法,注意保护那三个学生!”王道长凝重的声音响起。我们心中一颤,果然没那么简单。

李越闻言,拉着我们跑到他之前在地上画的圈子中,然后从背后掏出一道黄符,凌空虚指,便见那道黄符慢悠悠的漂浮在空中,而地上的圈子也发出金色的光来。

恶鬼猛地又在空中浮现,见我们已退到法阵里,又诡异的笑了一声。

王道长没有继续凝聚出剑气,也许他也觉得剑气可能对那恶鬼没有。他一个纵步跳到恶鬼身前,手中木剑向上扬起,剑锋的在空中划出一道金圈,斜劈向恶鬼。

恶鬼伸手,单单只用两个指头便挡住了劈来的剑,他一声怪叫,伸出另一只手抓向王道长的胸口。

王道长见状,一个反向撤身,松开被恶鬼抓住的木剑,跳向一边。

恶鬼又是一阵怪笑,他随手将手中俘获的木剑折断,冲向王道长。

王道长皱眉,一个侧滚翻又避开了恶鬼的扑击,但这是他已经被恶鬼逼在角落中,没有了其他的退路。

空中弥漫着一股恶臭,我们早已吓得不能说话,只死死地看着王道长与恶鬼的打斗。“你愣着干嘛,快去帮你师傅啊!”刘浩猛然一声暴喝,我们这才记起,身边还有一位道士!!

我经过刘浩的暴喝,此时已稍稍缓过神来,在才看到地上的圈子已经不在发光,不知是光芒消散了还是已失效了。可我这是也没时间思考那么多,王道长没有了武器,已经危在旦夕,李越竟然还没有出手!

“桀桀”空中又是一声怪叫,恶鬼又一次恶狠狠的扑向已经无路可退的王道长。我们下意识的惊呼,闭上了眼睛,不敢去看那接下来的一幕。

只听一声惨叫,伴随了这“滋滋”的声响,我们隐约嗅到了一股蛋白质烧焦的味道………

………………

“咳咳……已经…没事了…”突然,耳边传来王道长虚弱的声音,我们惊喜的睁开眼睛,发现王道长满面血迹。他扶着墙角挣扎的站起,李越见状赶紧过去搀扶。

“早干什么去了,害你师傅受了这么重的伤。”刘浩在一旁冷哼,声音不大不小,却在安静的夜里十分刺耳。李越像是没听见一样,弯腰伸出手去啦王道长

王道长没有说什么,借着李越的搀扶慢慢走向一个角落,从黑暗中捡起了一截残碎的木剑。

他仔细观察木剑,目中精光闪烁。李越站在王道长的身后,继续沉默着。

“小心!”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大喊,只见一个黑影经过,将李越扑倒在地。黑影趁势骑到李越身上,狠狠地打向李越。

我们定睛一看,发现竟然是小S,他拼命地用拳头砸向李越的脸,面色阴沉。

“完了完了,小S被鬼附身了!”刘浩大叫。

我没有说话,走到李越身边止住疯狂的小S,接着,弯腰,捡起李越大衣口袋旁边掉出的尖刀。

“李越,恐怕也是被鬼控制了吧。”我想起之前的重重疑点,开口问道。

王道长依然在看那柄断剑,没有理会背后发生的事。只是李越已经让小S打晕过去,王道长叹了口气,转过身幽幽的说来:“看来果然如此,半年前,李越刚入我门下,正巧碰到明豪来找我驱鬼,那是李越刚刚接触阴阳双气,还没有完全稳定,也许就在那时,他也被恶鬼种下了邪术……”

“今日我让他帮我带来的驱鬼用品,已经全部被他给暗中破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但实际上却没有了威力。”

“那您?”

王道长没有说话,伸出他的左手,这是我们才看到,他左手的食指与中指已经烧焦了大半。

“我在恶鬼扑来的一瞬间,化指为剑,杀死了恶鬼,而我的手指也因此被恶鬼的腐气烧焦。”

我们没有继续说话,心中早已被王道长的毅力与勇气震撼。

王道长看了一眼地上的李越,叹了口气,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眼色凌厉,看向左面。

这是我们才记起,宿舍中不知有我们五人,还有一个诡异的明豪!!

明豪这时站在地上,呆滞的目光看向我们,没有说话。

我们正奇怪,却见王道长脸色突变,他疾步冲向明豪,还未来得及近身,便听一声巨响,明豪的身体突然爆裂开来!!

我们被巨大的冲击波撞到一边,还未缓过神来,便听之前李越的位置又是一声巨响!!

宿舍中灰尘夹杂着血气弥漫,我努力睁开眼,却见漫空的灰尘里,竟然有一道道透明的影子在穿梭,他们的身体把灰尘排开,形成一道道人形的真空!

“咳咳,快走,在李越明豪二人在被那碟仙恶鬼种下邪术的半年里,他们的身体已经不知不觉培养了无数的小鬼…可怜我修道五十余载,却连自己身边的徒弟都没有照看好…他身体被小鬼当做营养皿半年,我竟然都没有发现!!!”王道长虚弱的声音传来,我们闻言更是心惊肉跳,那究竟是多么邪恶的诡术,竟然把活的人体当做培养皿!!

“桀桀,一个都走不了……”又是那只邪恶碟仙的声音,“乖乖做我的饲料吧!”

漫天的鬼影竟然都在说着同一句话,仿佛所有的小鬼都是那只碟仙一样。一旁又传来王道长的惨叫,恶鬼吞咽的声音不断响起,王道长渐渐没了声音。

“桀桀,下一个就是你们了!!”

鲜血间杂着灰尘飞舞,窗外渐渐露出了鱼白,可惜,我们永远看不到太阳了……

“呃啊……啊…”

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鬼故事之家】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轮回·半步多》

《守尸人》


(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碟仙鬼语

“碟仙碟仙请临坛……”

“碟仙碟仙请临坛……”

“碟仙碟仙请临坛……”

暗淡的烛焰随风摇曳,照亮了四张紧张而兴奋的脸。眼前的桌上倒放着一张白色碟子,上面用朱笔画出了一道箭头,碟子下面是一张白纸,上面写满了诸如“生”“死”“是”“否”“好”“坏”等常用字以及壹贰叁肆等大写数字汉字。

我们四人围在碟子四周,各自伸出食指,悬在碟子上方,小声齐念着“碟仙碟仙请临坛”,我微微感觉到舍友的声音都发着颤。

大概喊了有四百声左右,碟子突然转了起来。大家见状都很兴奋,原来我们只是觉得好玩想试一试,没料到真的成功了!我们四人互相看了看,满脸的惊讶与兴奋。

“请问是有碟仙降临了吗?”明豪咽了口唾沫,首先发问。

只见碟子缓缓转着,最后停在“是”字上。

“碟仙,我们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碟子又转动起来,停在“可”字上。

“碟仙,我的名字叫什么?”我左面的刘浩颤着声问。

碟子奇异的转动起来,先是指向“刘”字,停了几秒后,又开始转动指向了“浩”。

“哇,真的很灵耶。”小S兴奋地说。大家看到这么灵,立刻七嘴八舌问起问起来。

也许是同时问的人太多,碟子一开始没有反应,后来便慢慢转到“序”字上,大概是提醒我们按顺序来、

大家见状,连忙收嘴,对视急眼后,小s抢先又问起来:“碟仙,我昨天的考试会及格吗?”

“会”。

“耶!”小S轻声叫到,眼角完成了月牙,开心的不得了。

“碟仙碟仙,后天会有太阳吗?”明豪问。

碟子缓缓转动了一会,像是在占卜或者思索,一会后,碟子上的箭头指向了“否”字。

“你这问的什么奇怪的问题啊?不过后天没有太阳,大概会下雨吧?我记得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都没有雨啊,看来后天要准备一下,正好可以和女生打一把伞,想想都开心!”小S心情大好,咧着嘴打诨。

“碟仙碟仙,我以后会考上大学吗?”宿舍中学习最差的刘浩问,他是班级内的后几名,一直为考大学而努力。

“否”。

刘浩丧气的低下头

“那我们呢,我们中谁可以考上大学吗?”明豪问。

“无”。

“呵呵?”明豪的学习一直很好,向来都是班中的前五名,他显然不相信自己考不上大学的结果。

“碟仙碟仙,我们四人连任何大学都考不上吗?即使是专科大学?”小S不甘心的问,他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是”。

“鬼话!”明豪低声嘀咕了一句。

这时碟仙像是生气了,开始自己转动起来,并且越转越快,几乎都要飞出那张白纸的范围。

“碟仙碟仙请别生气,我们只是随口说说,并没有质疑您的意思。”我连忙开口道歉,碟子转动的速度这才开始慢下来。

“碟仙碟仙,我们为什么考不上大学”明豪又问。

“废话,考不上大学出了成绩不够还能有什么!”小s丧着脸,没好气的说。

谁知这是碟子突然转头,指向了“否”

大家面面相觑,如果不是因为成绩,那有是什么原因,会导致我们四人都考不上大学呢?

“碟仙碟仙,我们为什么考不上大学?”刘浩问。

碟子开始转动,停停断断的,最后竟指向了“死”字。

大家倒吸了一口凉气,考不上大学的原因,难道是因为我们都会在高考前死去,根本没有机会考大学吗?

“你的意思是,我们会在高考前死掉?”明豪声音颤抖着,问。

“是”。这回碟仙到很干脆。

“一定是骗人的!碟仙你是神是鬼?!”明豪又接着问道。

“鬼”。碟子快速的指向“鬼”字。

“鬼?!呵,果然没错,你这么不靠谱,想必也不会真的是仙?”明豪像是完全忘了不可以打探碟仙信息的禁忌,张嘴便问,我甚至来不及阻止。

碟子开始颤抖起来,它猛地开始转动的,最后停在“死”字上。

空气似乎在此刻凝固了,大家沉默着,及心中既怪罪明豪的多言,又开始盼望真的如名号所言,这种碟仙并不靠谱,这是满嘴鬼话罢了。

谁知这时,明豪突然把手指一缩,碟仙立刻转动起来,那血红的箭头竟然透过白纸上字的缝隙指向他,停了一秒后,指向“死”字。

接着,他又分别指向小S、刘浩和我,依次停留了两秒、五秒、六秒后,指向了“死”字。

大家面色一片死灰,这时碟子旁边那一只蜡烛忽然熄灭了,宿舍中一片黑暗,明豪惊叫一声,随后我听到了碟子打碎在地的声音。“哗啦”的脆响在浓重的夜里回荡……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碟仙鬼语”,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新墓,她在墓碑前站了很久,一阵凉风袭来,一只手轻轻地搭在她的肩头,她吓得回头看去,附近没人,她的头刚转回来,又感觉到那人站在了她的背后,她不敢再看,就这么一直站着。临走前,她对着墓碑说:谢谢你陪我站了这么久,你还是那么好,我都有些后悔杀你了。鬼故事之家您看懂了吗?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