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
鬼故事_民间鬼故事大全_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校园鬼故事 > 正文

551寝

作者:鬼故事之家 发布时间:2022-01-02 分类:校园鬼故事 浏览:249 评论:0


导读:551寝一这就是我们的新学校啊!环境还不错呢,就是不知道食堂的饭菜怎么样价钱怎么样。我们过会儿去吃啊!凌雨。”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生拽拽身边一身白色衣裤的长发女孩,对...

551寝一这就是我们的新学校啊!环境还不错呢,就是不知道食堂的饭菜怎么样价钱怎么样。我们过会儿去吃啊!凌雨。”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生拽拽身边一身白色衣裤的长发女孩,对她的沉默表示不满。无所谓”凌雨指指身后的行李,我们还是先找自己的寝室,更多精彩短篇鬼故事请随时关注 鬼故事网站校园鬼故事栏目!

鬼段子分享:幽会 从前有一个女人,他的老公非常喜欢搞外遇,这个女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状况,就决定吃药自杀,自杀前他留了一封遗书给她的初恋情人。初恋情人看到遗书后,十万火急地赶到女人家里,还好女人没有死,女人看到初恋情人来了表现得很激动,二人缠绵不已。初恋情人对女人说他一定帮忙教训她的老公。第二天,警察登门,告诉女人说她老公已经死了,在和情妇幽会的时候死了。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您看懂了吗?

“这就是我们的新学校啊!环境还不错呢,就是不知道食堂的饭菜怎么样价钱怎么样。我们过会儿去吃啊!凌雨。”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女生拽拽身边一身白色衣裤的长发女孩,对她的沉默表示不满。

“无所谓”凌雨指指身后的行李,“我们还是先找自己的寝室吧。”

“那我们去寝室管理室报道吧。”绿衣女孩拖着两大包行李还不忘拽着凌雨走向女生寝室。

“老师,我是药分1103班的凌雨,我旁边这位是药分1103班的王樱。请问我们的寝室在哪?”

“哦,你们是五楼551寝室的,刚才有两个女生已经上去了,钥匙在她们那。”寝室老师扶了扶眼镜框,接待下一个学生。

“谢谢”凌雨稍稍弯了弯腰,转身带着绿衣女孩也就是王樱上楼了。

——————

“我说李君君,你能不能快点!等你上来黄花菜都凉了!”一个穿着棕色大衣的女孩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气喘吁吁的黑衣女孩。

“哎,我想想,这不是鬼片中经常出现的场景吗?你说,会不会有鬼。”说着说着自己就害怕起来,抓紧钱雪儿的袖子,紧张兮兮的东望西望。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就你那小胆,还真想看见啊!”钱雪儿也不理她,拖着行李就进门了。

——————

“张雅快下车,到学校了。”个子稍微娇小一点的女生踢了踢身边正睡得迷迷糊糊高个子女生,出声提醒。

“哦,终于到了。”高个子女生揉揉眼睛,伸伸懒腰,随着前面个子较矮的女生下车了。

“行李真多,江岚我记得我们都是药分1103班的,一起去寝室报道吧。”高个子女生扶扶快要倒了的行李问道。

“嗯”江岚捋捋头发,“不知道能分到几楼去,我可不想天天爬高层。你呢?张雅。”

“谁想呀。我当然也不想。”

“这就是551寝室!?怎么偏僻啊。”张雅又走了几圈,可惜她没走错,这就是551寝室。

“别看了,是这里。我刚进去看过了,就我们最晚来的了。”江岚摇摇头,推着张雅进门了。

“大家都收拾好了吧?我叫钱雪儿。今年18,你们好。”

“我叫李君君,20岁,喜欢看电子书,嘿嘿。”

“我叫张雅,叫我大丫就行了,18岁。”

“江岚,19岁。你们好。”

“王樱,18岁。你们好。”

“凌雨,18”

“刚才我报到的时候老师让我们选一个寝室长,李君君年纪最大,让她当吧。”江岚推推上铺的床板说。

“好啊!寝室长也没什么活。我当就我当吧。”李君君正在给被子套被单,寝室里就数她最慢了。

砰砰砰“九点了,熄灯了,不要说话了,晚上11点之后不可以再出寝室的门。”舍务老师在门外说道。

啊~唉~屋内传出一片唉声叹气。

“11点后不能出门。”凌雨喃喃低语,摸了摸手中莲花状的银簪。

灯熄了,但是并没有人乖乖听话的去睡觉,女孩们正在聊天,小声的叽叽喳喳。

“啊!大丫你床前好像有人!”李君君突然坐起身看着张雅床边。

“什么!?”张雅坐起身左右看了看,“哪来的人啊,连影都没有。”说着又躺了回去。

“哦,我看错了吧,应该是你挂在床边的衣服。”李君君揉揉眼睛也躺了回去。

“隔壁厕所的抽水声怎么这么大啊!”江岚捂住耳朵,“真闹心!”

“谁让我们离厕所这么近,不对啊,怎么没有脚步声?我们门上的玻璃是透明的,怎么没看见有人过去?”钱雪儿抬头看了看门外,疑惑的说。

“没注意呗,谁也没一直盯着门口看。”张雅一边玩着手机一边不在意的说。

“我想去厕所,现在还能出去吧?”王樱小声询问。

“现在才十点半,还有半个小时,能去。”钱雪儿回道。

王樱刚走进厕所的水房部分就觉得这里很冷,‘可能是因为周围都是水’她自我安慰道,裹紧了衣服,不自觉地摸了摸手腕上的银质手链。

等她从厕所数来,正洗手,‘呼’一股冷风从她耳边吹过,王樱猛地回头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急忙关了水龙头慌慌张张地跑回寝室。

“怎么了?”大家惊讶的看着气喘吁吁的王樱。

“没事,太静了,我有点害怕。”王樱勉强的笑笑回到自己的床上。

“哦”其她人也没有在意,继续她们刚才的话题聊着。

王樱想和自己上铺的凌雨说些什么,但看凌雨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熟睡了,便咽下要说的话缩回到自己的被窝里了。

深夜,屋外刮起了龙卷风,吹到窗户上就像有人在敲打一般。只是同学们都睡熟了,谁也不知道,当然也没注意,这风,只在这一块地方吹起,也注意不到,在何时,外窗框上多了一张黄色的纸。

凌雨看看窗外,吐了一口气,正准备睡觉,就感觉下铺的王樱踢了踢自己的的床板,随即低头看向王樱。

“窗外是不是有什么?”王樱的眼神有点恐惧。她是除了凌雨家人外唯一一个知道凌雨是天生通灵者的人。

凌雨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又看看窗外,低声说着:“这房间,有故事。”

“那、、、那、、、”王樱快要说不出来话了,紧紧地抓着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看着凌雨。dash;—————

“凌雨,你昨晚最晚睡的吧,怎么起这么早。”江岚揉揉眼睛,看着正在自己面前忙绿的凌雨。

“醒了,就起了。”凌雨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梳了梳她那头长及尾骨的头发,便随意的扎了起来。

“大丫!李君君!”只见钱雪儿踢踢这个的床,拍拍那个的被,叫这两只懒懒的小猪起床。

“哎呀!”张雅还在自己的被窝中蠕动,“再睡会!”

“知道了~”李君君不情不愿的推开身上的被子,“就起来啦!”

王樱穿着睡衣,伸伸懒腰,“终于白天了。”看了看坐在桌子前摆弄银簪的凌雨,好奇地问:“这簪子你不是从来不戴的吗?这次怎么、、、”说着眼神变得像昨晚一样的恐惧,“难道这次……”

凌雨适时地看了她一眼。

“怎么?”钱雪儿看了看我们,“小樱刚才要说什么。”

“没什么,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凌雨将簪子斜**了头发里,王樱也安静的没再说什么。

“好吧,你们说话真让人听不懂。”

叮铃铃

“终于放学了,我说啊!原来我们学校不仅女同学多,女老师也这么多,不过也好,比较好说话。”王樱叽叽喳喳的在凌雨的身边说着。

“又要晚上了、今夜,该开始了吧。”凌雨没有理会身边的麻雀,只是再次抚了抚奶奶送她的银簪,看着天上,残缺朦胧的月亮。

“什么!?那我们要不要告诉其他人!”王樱听到了凌雨的话大喊出来,周围放学的同学一下子就将目光聚到了她们俩身上。

“好了,回去再说。“凌雨皱了皱眉,拉着王樱快步走回寝室。

“你俩挺快啊,呼呼。”李君君将校服甩到自己床上,顺势躺到江岚身边,一副累得不行的样子。“教学楼五楼,寝室楼也是五楼,好累啊!”

“这算什么。”张雅也回来了,衣服都没脱就躺到了自己床上。“今天下午老师还说过两天就军训呢!”dash;—————

“关灯了关灯了。“走廊里按时响起了舍务老师的声音。

大家把灯闭了之后,又想起了凌雨的话。虽不在意,却又时时在脑海里出现,这下可好,睡意少了很多。

时间静静地走过,时针指向了十一点半的位置。窗外又刮起了龙卷风,比昨天的更强烈,就像要敲碎窗户一样的强劲。这声音把已经睡了的大伙都叫了起来。寝室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落在了凌雨的身上。不过凌雨好像还是在睡的样子,白天戴的银簪子就放在枕边。

风又大了,一张黄色的纸在风中变成碎片。窗户终于被打开了。

“啊!!!”女生们抱成一团,大声的叫起来。可是这房间好像与世隔绝了一般,不管怎么喊,怎么踹,外面也没人注意到,门也打不开。

映着月光,一道红色的身影骤然而现。

“哈哈哈……近五十年了!终于又有食物进门了!”红衣女鬼低着头,黑发肆意的遮住了她的脸和本就残缺的月亮。

“五十年了,又有什么事值得你在此徘徊,忍受痛苦和寂寞。躲避鬼兵的追捕,不去投胎。”本来躺在床上的凌雨不知何时下了床,光着脚站在地上,长发柔顺的被银簪挽在脑后,此时正目光冷清的看着女鬼。

“嘻嘿嘿嘿,小丫头,你那点灵力是对付不了我的!”抬起已经血肉残缺的右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圆。

“啊!!!”紧抱在一起的钱雪儿等人顿时感觉她们被分开了,眼前浮现了如地狱一般的景象。巨大的血池满是惨白又肥胖的蛆虫和残缺不全的人类身躯。

“别怕!”凌雨高声呼喊,“只是幻觉,千万别动。”不过这时又有谁能注意到她的声音。

钱雪儿看不到其他人了,只看见面前有一个只剩下前半截身体的人向她爬来,她想跑,可是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不管怎么用力也在原地不动,只能看着那‘人’慢慢爬向自己,手就要抓住自己的脚了。

李君君看不到大家只能自己缩成一团,她看不见一切了,听不见一切了,就像失去了视觉和听觉。只感觉到好像有人恶作剧一般的在向她的脖子吹气,她拼命的哭喊着,可是却连自己的声音也听不到,她渐渐安静了,就像绝望了。dash;—————

凌雨本来在防御红衣女鬼进来,看到大家快被幻像磨死了,只得咬咬牙,一退身。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银簪插到地上,双手摆成莲花状,“乾坤阴阳,五行为尊,清莲净土。”之前本是半开状的银莲已经全开了,分出大朵大朵的白色莲花布满整个寝室。被莲花碰到的人眼神渐渐变得清明起来,鼻间似乎残存的血腥味也被莲香替去了,大家恐惧的心渐渐缓和了下来。

“小丫头!”女鬼又用起了她那猫抓玻璃一般的声音说:“别得意太早,还没完呢!哈哈哈!”说罢,便转身消失了。

大家这时才真正地放下心来,彼此看了看,都是劫后余生的眼神。汗水浸透了她们的衣服,江岚和张雅更是受了伤,汗水滴到伤口上说不出的疼。

“啊!你受伤了!”随着王樱的叫声大家才发现凌雨的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我没事。”凌雨用手背擦去血迹,紧绷着的心终于松了松。

“啊啾!”李君君打了个喷嚏,就像传染一般,寝室里一个接一个的都打起了喷嚏,这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破碎的窗户吹进了满室的冷风,冻得大家瑟瑟发抖。只是疲惫战胜了一切,也没回自己的床,缩成两堆就睡下了。凌雨拿了两床被子给她们,拉上窗帘用枕头固定了后自己也回去睡了。

第二天,551寝以四位低烧,两位高烧的理由全体请假。要不是看在破碎的窗户的份上,这假还真不知能不能请下来。窗户也及时的换了新的,真是神速。不过也留下了疑问给大家,这窗户,怎么会破?

“凌雨,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熟睡的大家也都依次醒来。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问和恐惧,带着浓浓的鼻音问了出来。

“学生。”凌雨穿着睡衣躺在自己的床上,把玩着手中的簪子,头也没抬的说。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这世界居然真的有鬼!昨晚我们看到的真实幻象吗?你为什么能和它打?我们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躲不过了吗!?”李君君崩溃一般地发出一大堆疑问,还没说完就环起双膝大哭了起来。大家想要安慰,但是发自己的手也在发抖,虚弱的身体已承受不起太多的冲击和恐惧。

“你们已经都被它下了鬼印,而我的气息也被它记住了。想要活下去,必须消灭它。它一直在提五十年前这个时间,大家分头找找它的信息,以便对付它。”凌雨这时终于坐起了身,看着病的病伤的伤的大家也很无力。dash;—————

除去那些似有似无的幻觉,终于度过一个平安的夜晚。

“雪儿和君君去校图书馆查校史,江岚和张雅去找年龄比较老的在校工作人员打听这学校有什么传说,我和小樱去寝室楼后面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如何?”凌雨询问着大家的意见。

“嗯,那就这样吧。”钱雪儿先做回答,然后和李君君走了。

“嗯,我们也没意见。”张雅向凌雨点点头,也带着江岚走开了。

“那我们开始吧。”凌雨回头看看自己身后的王樱。

“凌雨、、、我总觉得好象要发生什么事。”王樱握着手链,眼神担忧的看着前方。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是被动者。想要活下去改变事情的现状就必须调查清楚。走吧。”凌雨抚了抚额头,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如此感觉。

“这样是没用的!啊嘿嘿嘿嘻嘻嘻嘎啊!!!”女鬼故事,唱摇篮曲,好不好。”话音刚落也消失在了空气中。

大家因为巨大的冲击都昏迷了,王樱手中还握着刚崩到自己面前的银莲簪。

次日

大家都在医院醒来了,四人也正巧在一个病房。大家看着王樱还握在手中的银莲簪默默无语。泪干了,黑夜过去了,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太阳正明。

“啊,雪儿你快看!五十年前到四十年前这学校的曾死过不少人,而且全是住在551寝室的。”李君君说着,冷汗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不止如此。”钱雪儿冷静的继续向下看。“住在五楼的其他学生也疯了不少,她们应该就是看见了我们昨晚看见的那些景象。”

“既然知道了就快回去吧,我感觉这里好阴深。”李君君左右看了看,抓了抓衣领,开口说道。

“这天也快黑了,快回寝室。”

“管理爷爷,请问您知不知道这学校有什么传说啊?我是新来的,很好奇呢。”江岚笑容甜甜的对着看门的老爷爷说道。

“哦,呵呵,这小学校能有什么传说啊。”管理爷爷磕了磕自己的烟袋,“哦,倒是有一个,就是说五十年前这学校好像有一个女生在自己寝室自杀了,接着死了不少的学生,也疯了不少。大家都说是闹爷,天快黑了,我们该回去了。”

“嗯,回去吧回去吧。”管理爷爷挥挥手,转社会了自己的小管理房中。

“等一下,我先去趟厕所。你在这等我。”江岚一脸急色得向张雅说。

“嗯,你快点啊,天就要黑了。”

“知道了。”说着就跑开了

“凌雨,着寝室后面怎么都是杂草啊。就没人来整理吗?”王樱一边拽开缠着自己裤腿的草一边扫开挡在自己脸前的树枝,很狼狈。

“这寝室后阴气很重,平日也没什么人来。所以这些草当然长得十分活跃。”凌雨的状况也不比王樱好到哪里去。

“哎!你看!”会听王樱惊奇的指着墙角的说,“这里怎么会有红布片。

“那女鬼果真死在这里。”凌雨皱了皱眉,抬起头看了看,此处正是551寝室窗户下面的位置。“我们快回去吧,天要黑了。”

说着,王樱便已慌慌张张的转身向外走。

“糟了!”凌雨突然脸色变了变,“有人出事了!”

“啊?是谁?”王樱的脸瞬间就白了,惊叫道。

“现在还不知道,快回去。”凌雨拉起王樱转身向外跑。

凌雨和王樱刚跑到宿舍前面,就听见张雅着急的喊:“江岚说去厕所,我等了她20分钟到现在还没回来,我也不敢进去看,是不是出事了啊?”

“看来就是她了。”凌雨冷清的声音传来,大家一下子就都围了过来。

“什么看来就是她啊?到底怎么回事,她是不是出事了?”李君君一副快哭了的样子,着急的问凌雨。

“我给她的香囊与我失去了联系,别在这站着了,快去找她。”凌雨拉着张雅向那个厕所跑去。

“啊!!!”看到这一幕的大家都惊呆了,接着就一个个都吐了出来,凌雨虽然没吐但是也好不到哪去,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近乎透明。dash;—————

“唉,这才是第五天,我怎么感觉想过了五个月似的。”大家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从警局出来,钱雪儿对着太阳抻了个懒腰,感慨道。

“是啊,才第五天就死了一个人。”王樱低着头,小声的说。

想到那个朋友,最后的那个样子,气氛又低沉了起来。

“呜呜呜。”王雅小声的啜泣起来,平时她和江岚的关系最好了,两家是一个地方的的中学也是一起上的。

李君君去搂了搂她,“我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真的不不想了。“说着,自己也哭了起来。

“不要哭了。”凌雨抬头看着天上还没有绽放出所有光芒的太阳,“昨天不是做调查了吗,大家把查到的内容互相讲一下,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对付这个女鬼。”

凌雨等人刚进学校,就看见自己班的班主任向她们走来。

“你们寝怎么回事,总在出状况。”老师推了推眼镜框,皱着眉头。“才上学五天就请了两天假,还是全体的,今天又有人退学了,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看来校长并没有将死人了的事告诉这些老师。

“老师,我们寝室刚有人……”

“老师,我们寝室还有事,该去和舍务老师解释一下。我们就先走了。”凌雨打断王樱的话,拖着她就走。

“哎,等一下。”老师追上来,“今天新来一个同学,既然你们寝室有地方就让她去你们那吧。”

“什么!老师,不行!”李君君一下子就喊了出来,“我们寝室有、、、唔”钱雪儿快速的捂住李君君的嘴。dash;—————

“好了,这就是大家查到的资料。”凌雨将大家查到的资料都整理到了笔记本上,现在大家围着笔记本坐着。一夜没睡让大家有些疲惫,但这时谁也是睡不下的。

“就这些资料能看出来,有一个女孩曾在这寝室,跳楼自杀。”钱雪儿说着,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大家也都向中间靠了靠。

“嗯,还有,住在这寝室的人也都不能幸免。”张雅的眼里又泛出了泪光。

“我觉得我们可以去找那些疯了的同学,我听说学校附近就住着曾经在这学校被吓疯的老奶奶,嘴里常说这鬼呀鬼呀的。”王樱看看大家,提到。

“好,我们下午就去。”凌雨收起笔记本,“现在我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

“嗯。”

下午凌雨等人沿着学校边的小商店打听着那位老奶奶的事,在一间破旧的小商店看见了有一位头发乱糟糟的老奶奶在喃喃自语:“红裙子,黑头发,大肚子,嘻嘻嘻嘻嘻嘻嘻。”

凌雨和王樱对视一眼,看来就是她了。

“老奶奶。”钱雪儿走到老人身前,“您在说什么,可以说得明白点吗?”

“我?嘻嘻嘻,红裙子,黑头发,大肚子。”老人眼神呆木,嘴角还不自觉的流着口水。这要怎么与她交谈?众人顿时犯了难。

“我来吧。”凌雨突然上前划破自己的食指,将一滴鲜血点到老人的额头上。只见老人的眼神渐渐的更加空洞起来,这时凌雨问到:“姓名。”

“蔡琴。”

“年龄。”

“68。”

大家惊讶地看着凌雨,“这是、、催眠。”

“告诉我,50年前的xx学校女寝五楼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的眼神变得浑浊起来,似乎就要打破催眠,凌雨赶忙再滴了一滴血控制住。

“那时551寝有个女生跳楼自杀了,之后寝室就怪事不断。经常会有人影在门前晃过,551寝的其他人也都一个个死了,据说都是全身血液被抽干死掉的。当时也吓疯很多同学。我有一天晚上去厕所,刚走出来就看到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生在照镜子,她的头发很长很黑。我很害怕,想要跑回寝室,这时、、、这时她转过头来。”说到这,老人的情绪又激动起来,凌雨只得又挤了几点鲜血才彻底让老人安静下来。“我看见她的脸上划满了伤口,有些伤口都可以见到里面的骨头,她用很难听的声音问我‘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不帮我,为什么不帮我、、、’我当时很害怕,大叫了一声就什么也不知道了。”老人说完就闭上了眼睛,靠在墙壁上睡了起来。

“嗯,那就请多关照了。”郑玉摆弄了下自己的刘海,“老师让我告诉你们今晚晚自习不上,要我们到操场上集合,要做新生演讲。”

“好的,我们知道了,到时候一起去吧。”钱雪儿回道自己的床上躺下,有些气弱地说。

“嗯。”郑玉还在笑着。

凌雨本来在整理自己的床铺,好像突然间感觉到什么,回头看了郑玉一眼。

——————

“哎?操场上怎没人啊?”大家6点准时到了操场上,可是四周一个人都没有,教学楼里也是一片黑暗。

“对了,今天周五晚上没课。郑玉你怎么说今晚、、、”钱雪儿的话说到这里就继续不下去了,大家都意识到了。上当了!

“哈哈哈,你们这些人还真好骗!”郑玉的头发已经全部散了下来,眼睛,嘴角,耳朵都在流着鲜血。“我用这死亡死间不超过24小时的身体果然骗过了这有灵力的小丫头。哈哈哈!今夜你们将全部死在这里!!!”接着就像蜕皮一样,女鬼脱去了郑玉的身体变回了自己的样子。

“啊!!!”女孩们看见这血腥的一幕又都干呕了起来,围成一团闭上了眼睛。

凌雨拿出簪子,在大家周围画了一个圈,“千万别走出这个圈,从现在开始看到的东西都是幻觉。千万别走出去。”说完坐到地上念起静心咒,“南无、喝罗怛那、哆罗夜耶。南无、阿唎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唵,萨皤罗罚曳,数怛那怛写”随着凌雨的声音大家也都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读完校园鬼故事栏目分享的鬼故事“551寝”,你有什么想法,欢迎告诉鬼故事之家哦!鬼段子:幽会 从前有一个女人,他的老公非常喜欢搞外遇,这个女人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状况,就决定吃药自杀,自杀前他留了一封遗书给她的初恋情人。初恋情人看到遗书后,十万火急地赶到女人家里,还好女人没有死,女人看到初恋情人来了表现得很激动,二人缠绵不已。初恋情人对女人说他一定帮忙教训她的老公。第二天,警察登门,告诉女人说她老公已经死了,在和情妇幽会的时候死了。请问这是怎么一回事?您看懂了吗? 纯属娱乐,请勿较真!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