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
鬼故事_民间鬼故事大全_真实鬼故事_恐怖鬼故事网站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医院鬼故事 > 正文

停尸间惊魂闹鬼事件

作者:鬼故事之家 发布时间:2022-04-29 分类:医院鬼故事 浏览:247 评论:0


导读:  破晓两点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叫醒。    “韩嵋,快起来,陪我到殡仪馆走一趟。我爸刚打来电话,说他们那儿正闹鬼呢!”电话的那端是我的密友赵丽,从语言的语气上推断,...

  破晓两点多,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睡梦中叫醒。

  

  “韩嵋,快起来,陪我到殡仪馆走一趟。我爸刚打来电话,说他们那儿正闹鬼呢!”电话的那端是我的密友赵丽,从语言的语气上推断,她不大像是成心拿我开涮,似乎真要立马就和我一起往殡仪馆奔似的。

  

  “甭逗了,赵丽。准是你老爸又喝多了,你还认真呀?”我没好气地说。

  

  “真不是逗你,韩嵋。甭管是真是假,你就陪我跑一趟吧。”赵丽带着哭腔乞求我。

  

  到了殡仪馆,赵丽的父亲赵大爷战战兢兢地把我们带到了停尸间的门口。

  

  我大模大样地走上前往,假模假式地将耳朵贴在停尸间的门缝上,静听着内里的声音。

  

  呀,好家伙,原本只是想做戏给别人看看的,没想到就这么一比划,还真让我给听出了点儿名堂。停尸间里,简直有脚步声由远而近地向我的听觉器官传了过来。

  

  是不是处于假死状态的人又活了过来?这种事对我们法医来说并不新鲜。

  

  我对赵丽做了个鬼脸儿,想小小地吓她一吓。

  

  突然,一阵嘶哑的女声随同着脚步声在停尸间里轻轻地回响:“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稍息、立正、齐步走!”嗬!内里正在练习呢。

  

  接着,又是一阵令人恐怖的笑声,由远而近传入我的耳中,这笑声很稀奇,令我为之一惊,冷汗淋漓。此时现在,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应激状态,时刻准备拔腿就跑。

  

  说着实的,干了十几年的法医,我还真没见过这阵势。那时的情景很有些令我毛骨悚然,心惊胆战。

  

  只管我一时还很难理智地剖析和判断停尸间里正在发生着的故事,但恐怖中我仍是坚信,故事的主角是人而绝不是鬼。

  

  咳,既然认定停尸间内里绝对是人闹而不是闹鬼,那就让我们深入闹市去探个事实吧!也许是法医的职业习惯吧,胆儿都快被吓破了,我还缅怀着揭谜呢?

  

  我故作镇静地向赵大爷要了钥匙,那会儿我真是太没前程了,双手哆哆嗦嗦的好半天才把门锁给打开。

  

  停尸间里,死一样平常的幽静。若是一直是这样,倒也还正常。您想啊,这满屋子里里外外都是些不会制造声音和消息的家伙儿,它能不静吗。

  

  可适才在门外,我明白听到了由人制造的声音和消息,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该不会是我一时发生了幻觉吧。

  

  幻觉是一种精神症状,常见于神经病人。哦,这里需要诠释一下,我可没说我有神经病,但我简直曾经发生过幻觉的精神症状。实在每一个精神正常的人,在某些特定的情形下,都可能或多或少地泛起一些精神症状。

  

  对于一个精神过于紧张的人来说,泛起幻觉并不新鲜。可我是个跟死人打交道的法医呀,法医在停尸间里泛起了幻觉,这也真有点儿太跌份了吧。站在幽静的停尸间内,我悔恨地暗自思量。

  

  突然,我死后传来了赵大爷的一声惊叫:“啊?遗体呢,遗体怎么全都不见了!”

  

  可不是,停尸台上一无所有,平时这里可是卧无虚席呐。遗体都哪儿去了呢?我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后,漫步走进内里的一个小间,发现一群遗体一个儿挨一个儿地靠墙而站。“这是怎么回事呀?遗体怎么都站到这儿来了?”

  

  赵大爷惊慌而疑惑地问。这时我已经对照默默了,我知道这是有人行使尸僵征象导演的一场开玩笑。

  

  人死后不久,全身的肌肉就会徐徐地变硬,枢纽也会徐徐地牢固起来,遗体会变得像根木头一样的僵直。“木头”嘛,固然就可以在活人的辅助下靠墙而立了。

  

  “来,咱仍是先把遗体一个个儿地放倒,再看还会发生什么情形。”我一时拿禁绝下一步该怎么办,因此出了这么个损招儿,也算是个缓兵之计吧。

  

  我们仨儿把遗体一具具地放倒在停尸间的地上。在移动第四具遗体时,赵大爷又是一惊一乍地大叫了起来:“纰谬呀!总共是8具遗体,这怎么成9具了?”老爷子这么一喊叫,惊得赵丽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叫。哎唷,这父女俩真是太能折磨人了,就这么会儿功夫,差点没把我的心脏给蹂躏碎了。

  

  静下心来,我发现靠墙角的那具遗体,罩着一床白床单,透过那床单看去,遗体似乎在动。我犹豫了一下后,上前一把将白床单从遗体的身上扯了下来。这时,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人泛起在我的眼前。这女人的两只手,牢牢地蒙住了她的双眼。我情不自禁地伸脱手去,想把这女人的双手从她的脸上移开,露出她的庐山真面目。

  

  未曾想,慌里张皇的我竟触到了人家的胳肢窝。只听这女人突然像炸了窝似的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人家老姐姐全然掉臂身边那几个弟兄们的“安危”了,小女人似的拔腿就跑出了停尸间。

  

  她这么一跑,停尸间的那帮遗体们就又给我们出演了一幕悦目的动画片,几具相互挨靠着的僵尸,一个接一个地倒了下来。

  

  这时,我们可爱的赵大爷才总算是活得正常了,只见他一拍大腿说道:“嘿,这不是老李家的那个疯妻子嘛!哦,怪不得那天她傻里傻气地冲着我又是敬礼又是嚷嚷,说她是什么纵队司令,建军节那天她要校阅她的军队。敢情,呵,原来她的纵队就在我这儿呀!”


标签:上海灵异事件灵异鬼故事真实鬼故事校园鬼故事简短鬼故事精彩的鬼故事医院鬼故事恐怖鬼故事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古代鬼故事农村鬼故事灵异事件可怕又真实的鬼故事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 请填写验证码